bokee.net

其他职业博客

正文 更多文章

打倒美帝国主义

没有想到,那天Sherry杀了个回马枪。

原来她其实是与男友一起从美国回来探亲的,男友原籍上海,亲友全在上海,所以Sherry拜访完苏州的亲朋后去上海与男友一起过圣诞了。两人在上海、杭州逛了几天,Sherry突然打电话给我,说从苏州火车站直接过来找我,先不去她姐姐那里,显然是想跟我单独叙叙旧的意思。

严格地说,Sherry是我工作后最熟悉、最要好的朋友。十多年前,她等着在美国的丈夫给她“倒签证”,而那个时候的规定是:办理护照等待签证就要先辞去公职,所以她只能辞了医院的公职做起了无业游民,闲着无聊,就经人介绍来为我“打工”了。我们相处得完全象是朋友,一年后一起合伙开了个服装店,两个不够“江湖”的年轻女子,却到广州、杭州一些服装市场去进货,在当时的我们眼里,那种地方颇有些乱糟糟的,不适应,大包小包,不但被警察围追堵截,还上过“黄牛”的当,回想起来,笑话一大堆。忙了一年,我们的小店终于倒闭,靠着转租出去的房租涨价,总算没赔本。关了小店后,我继续做我的老本行并考取了MBA,而她在几次跳槽后也做上了荷兰一家医药公司的销售代表,她是上海医大的药理专业的高材生,做那个,也算本行,而且收入颇丰。Sherry漂亮而且聪明,丈夫是上医大的同学,靠着亲戚的关系大学未毕业就到美国“勤工俭学”去了,Sherry大学一毕业就成了“留守妻子”苦等美国签证。九十年代的中国,还远没有现在这样进步,相对封闭,与“美帝国主义”的距离很是遥远,Sherry当时能做的,除了被动等待还是被动等待,而等待的日子是黑暗的。199771日,香港回归那天,我们几个是一起在黄山顶上的“白云宾馆”看回归仪式的。我当时所不知道的是,Sherry正怀揣着美国那边的签证犹豫不决。当时的苏州,不提大的社会环境,光是物质生活条件、社会保障等都与美国有着巨大的落差,签证终于下来了,但长久的分离,加上极少沟通,夫妻已形同陌路,Sherry对于是否要去“团聚”很是踌躇。这样犹疑了大半年,到了98年初,在签证快到期前,Sherry终于还是决定不能放弃那张绿卡。正在转型的中国,给人的感觉是依然贫困,却又失却了从前的安静与安逸,动荡纷乱,未来渺茫,而拿到了“美帝国主义”的绿卡就意味着保障、安定,不再为医疗、入学以及孩子的就业前途担心,这是多少国人的梦想啊,放弃,真的需要足够强大的理由。

今天,我与Sherry喝着菊花茶,回忆着当年的黄山之行,看着照片上年轻的脸庞,几多唏嘘、几多感慨。黄山的短尾猴、翡翠谷以及西海云雾都还历历在目,记得当时的导游姓贾,认定我们是从大学里溜出来的贪玩的大学生。如今再聚,我们都用“没变”来安慰彼此的容颜,却终于还是承认,再也冒充不了“大学生”了。

出国前的Sherry在我的印象中,是娇而且嗲的苏州小姑娘,离不开人的呵护的。到了美国,却决绝地不肯接受丈夫的任何馈赠,自己到越南人的“中国餐馆”打工养活自己,晚上读accounting,很快搬出去独住。她到了美国后,几乎马不停蹄,先是离婚,然后闪电结婚,很快即有了女儿。也是在她有了孩子后,前夫终于死心,黯然退出她的生活。第二任丈夫是原籍台湾的第二代移民,仓促的婚姻本是了解不够的,有了孩子后,Sherry很快选择做了单身母亲,好在“美帝国主义”在移民问题上有些人道主义政策,Sherry的父母在她拿绿卡十个月后也到美国居住了,有了父母的照应,总算让人放心些。

现在的Sherry,是一家公司的财务主管。前两年考取了房屋经纪执照,业余介绍业务还可以拿一些commission。供了两套single house,一套自住,一套出租。她出去前曾说,拿到了美国的身份后想回国居住,现在说,不可能了,终究是美国的生活质量好些。她出国前在苏州,也喜欢买大商场的“名牌服装”的,这次回来,却讶异于国内的物价昂贵,说,一条LEE的牛仔裤,在美国不过十几、二十美圆,折算成人民币也不过一百多,到了苏州的商场里,却要一千多,感觉不可思议。房屋,美国的“独立别墅”是“精装修”的,带大花园,也才十万美圆,在苏州,只能买个面积不大的公寓。还有吃的,极便宜的,很多中国蔬菜是不到一块美圆就能买的,她喜欢吃豆苗,要三美圆一斤,就觉得比较贵了。他们一家四口平常的伙食,怎样吃都吃不到一千块去。她父母也拿了美国的养老金了,所以生活方面感觉是很富足的。她的女儿,现在会说英语、国语、苏州话“三国语言”,身为中国人,总是想让孩子不要忘记“根”,去年特意让父母带孩子回苏州住了几天,但孩子确实是“黄皮白心”的了,住了几天,即吵着要回去,嚷着 “I don’t like China”,因为“又吵又乱”。 Sherry在说着女儿的时候,有些无奈,说,再到下一代,恐怕对中国一点感情都没有了。但她自己在吃饭喝茶的时候,也几次漏出“在我们美国”的句子来,我于是右手握拳,高喊“打倒美帝国主义”,她就笑。

Sherry在出国前,极疼爱我的儿子,总是喜欢亲他粉嘟嘟的脸蛋,一口一个“小儿子”,她那时候考着GRE,所以把英文中的little这个词有些滥用。这回见了“小儿子”,见已是个半大不小的小伙子了,便更喜欢得不行,极力怂恿他去美国,“这样我就可以白捡个儿子了”!这边的“小儿子”,对美国的感情原是有些复杂的。记得他上小学的时候,发生了“南海撞机事件”,学校及我们做父母的教育都令他得出一个结论:“我恨白宫”!爱国主义情绪高涨的时候,跃跃欲试地想加入“红客”队伍去攻击白宫网络。后来发生了新奥尔良水灾,儿子竟然连人道主义精神都没了,说,最好美国人都被洪水冲走拉倒,谁让他们比我们中国还厉害。我感觉问题有些严重,就严肃道:美国人也是一般的老百姓,家破人亡,多可怜哪,如果是Sherry阿姨家被淹,你觉得怎么样?儿子那时还没有从撞机事件的愤怒中脱离出来,就气狠狠地纠正:都冲光,就剩Sherry阿姨一家好好的!儿子现在长大了些,有时候跟Sherry也有些MSN上的接触,对美国的感觉稍微具体了些,但好象并不太喜欢美国,原因是“恐怖分子太多”!旋即又咧嘴笑:“不过垃圾食品也够多”!他喜欢吃的那些美国快餐一向被我压制得很的,所以引得他分外向往起来。儿子虽然才初二,但学校及家里的教育都让他早早地知道国内的就业状况了,所以听说“外国”就业生活容易,早就欧洲、美洲、大洋洲地打听上了,同学之间也常有信息交流。这回Sherry回来讲美国的事情,听得他的天平不由自主就向美国倾斜起来。更不可思议的是,Sherry回了美国,竟几次三番地来“勾引”她的“小儿子”,昨天晚上我睡得早,早上问儿子几点睡的,他理直气壮地说:十二点过后。因为Sherry阿姨在MSN上用视频照她在美国的家,一间一间的介绍, “阿姨说的话里经常夹些英文,听得我有些吃力”, 儿子说,“ Sherry阿姨还说,下次让我通过视频拉提琴给Lilian(她女儿)听,Lilian弹钢琴给我听”。

想,这个 Sherry,究竟想做什么?难道真象她那天说的那样,想让“小儿子”给她做女婿么?入了“美帝国主义”的籍,骨子里却比俺还陈旧,还想干“包办婚姻”的勾当?

这两天,儿子就一口一个“人家美国”起来。对他来说,最吸引的就是:“人家美国”读书不用那么辛苦,不用受“应试教育”的折磨,还有,毕业不会等于失业,不用为基本生活揪心,随便打个工日子就很好过,因为“贫富差距也没中国那么大”。我于是对儿子说,阿姨说的那些条件,是针对有“美国人”身份的人而言的,中国人要获得那些待遇是要艰苦拼搏的,最现成的办法是,努力读书,将来留学美国,再争取居留。儿子却笑道:嘿嘿,找个美国人结婚也可以的。

什么?!我气晕了,这么没出息的路子你也想走?!看来,杜鲁门那老小子的预言是全盘实现了。

我对着儿子吼道:你敢动这么没出息的脑筋我立马就把你赶出去!

儿子一点没有怕的意思,只一味地对着我瞎笑。

没辙,我只能再高呼三声:“打倒美帝国主义”! “打倒美帝国主义”! “打倒美帝国主义”!

分享到:

上一篇:不自由,毋宁死

下一篇:残酷的图腾——夜读《狼图腾》

评论 (16条) 发表评论

  • 小憩 (游客) : 哈哈,眼泪都笑出来了.野草,象朋友说的:做个撒切尔夫人吧,把中国治理好,让我们也享受贫富差距不大的生活.

    2008-09-05 13:15

  • 微笑的风 (游客) : 呵呵,好看的文章

    2008-04-14 15:55

  • 拓荒号列车
    拓荒号列车 : 很有意思

    2008-02-18 16:33

  • 游客 (游客) : 哈哈,好有趣的文章,好可爱的野草!

    2008-01-19 09:06

  • 陈林森
    陈林森 : 十几年了还容颜没变就是最大的安慰了。美帝国主义是一个世纪的误导,都是前苏联惹的祸。看来和平演变是没办法的事了!

    2008-01-16 13:39

  • xiangxin
    xiangxin : 呵,美国的月亮果真比中国亮吗?

    2008-01-09 12:18

  • 牛奶
    牛奶 : 看到了姐姐的洋朋友了。祝福你们!

    2008-01-08 08:11

发表评论
验证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