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okee.net

其他职业博客

正文 更多文章

“一介女流” 之归乡杂感

终于体验到了36公里长的杭州湾大桥的好处。从苏州上高速,经大桥入宁波,不过是2个多小时的路程了,到北仑的姐姐家,也统共不过两个半小时。充分体会了“先进”的好处。记得儿子二岁时,大年三十带他到柴桥我年迈的外婆(按老家的习惯,孩子该叫“太外婆”,但不知为何,儿子与外甥女都是叫她“阿太”的)家吃团圆饭,因交通不便的关系,早上四点多起床赶车,最后竟是晚上七点多才吃上晚饭。也因为这样的不便,外婆在世时只到过一次苏州,那时我的条件又十分有限,很有些辛苦她老人家。现今坐在平稳疾驶的空调小车里很是有些唏嘘,想,我的外婆若是再长寿些,还能享多少福呢。

 

年岁渐长,情感却越见软弱。年轻的时候,在“奋斗”里麻木自己的情绪,在“拼搏”中回避很多感受。到现在,许多自以为是的“真理”终于显露出它的“可疑”来,于是,很有些挫败感。但这种挫败的好处也在于,现在更容易理解更多人的立场,因为,“好坏”、“对错”都不再那么绝对,从不同的角度看问题,大家的感受都是真实而且有理由的。记得上次,电话里跟干妈说起我在申请移民加拿大的事,清楚地感觉她在电话那一头跳了起来:啊?那你妈妈知道了吗?!她什么意见啊?!我说,这有什么呢,她没关系的。干妈少见地对我激动起来:怎么能没有关系呢?!这么远!这么远!!这次去,一起吃饭的时候告诉她,我妈妈老早就知道了,上半年妈妈随老年旅游团到绍兴旅游,还在一个什么庙了抽了一签,得了个上上签,说是外孙(我儿子)“到外国”会顺顺当当,将来发展得也会很好——我跟妈妈说过,并不是我要出去,主要是儿子想去国外生活,我才采取的这个行动,既然迟早要出去,对孩子而言,自然是早去早适应。我亲妈是笑呵呵地当件好事的,干妈、干爸的情绪却都有些伤感,干爸并说,这样到时就没有女儿在身边送终了呢。我笑,说,你要“走”也要计划好啊,到时至少提前一年通知我,我一定赶回来的。

 

很多时候,是有些羡慕妈妈的简单,告诉了她出国的好处,她便相信那是件完全的好事。一直以来,我们做女儿的早习惯了为她操心、并坚决地不让她为我们操心。我相信她现在是真实地快乐着。

 

姐姐这两年的生活终于也渐渐安定了些。一言难尽。外甥女出落得越发出色了。小时侯并不多好看,但几年大学一读,也许是学“传媒”有些形体训练之类的课程熏陶,外形气质也有了很大的提升,待人接物不知比我当年强多少倍。看着下一代在眼前亭亭玉立着,没法不承认自己的“足够资深”。记得去年的一回,我在MAIL里夸了她一句“女大十八变”,她转头就到她妈妈那里吹牛去了:阿姨说我天生丽质呢,嘿嘿,没办法,谁让我长得随她?!但她却又在回给我的MAIL里苦口婆心:阿姨,都说女人四十豆腐渣,你也要学学爱惜自己,象我妈妈一样去做做面膜,打打网球什么的,要学会享受生活啦。“本豆腐渣”立即就反击了回去:臭孩子,我明明是一碗好好的豆腐“花”,咋就成“渣”了呢?!呵呵,孩子终究是孩子,她不知道四十的女人是最难缠的,只允许自己把“老”字口口声声地挂嘴上,谁要是不当心露出个“看老”的意思来,不打他个落花流水誓不罢休。

 

外甥女的工作问题成了我目前最大的心病。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,很想将这件“小棉袄”留在姐姐身边,帮着在家乡给她落实个过得去的工作,但形势似乎很不乐观。中国的人均资源真的是太匮乏了,大学生的就业,多少年了,总是呈现僧多粥少、狼多食少的景象。这也是我想把儿子早点弄到国外去的原因,“外国人”找一份寻常的工作、过寻常百姓的日子是容易得多的。很多人会说,让孩子“锻炼锻炼”好了,但依我的“锻炼”经验来看,很多“锻炼”于人生而言,终是不值。Endure终究是无奈时的选择,有条件,enjoy才是人生应有之意啊。

 

我之打算“出国”,本意是想将儿子安顿好,他能独立生活后回来的,但也有些担心计划不如变化快。真正到了那边,到头发花白才回来也不是没可能,所以又有些急急地想跟几十年没碰面的一些同学见面。事先委托曦帮我安排了一下,来了十几个上次没见面的同学。陌生又亲切的感觉。大家都忙于工作、忙于生活,他们一起同在宁波家乡的,平时也极少碰面,我这个“外地”同学的归乡,也给了他们一个聚会的理由。说起来,大家对我的印象是“高度一致”的:聪明、美丽、却骄傲得很,不睬人的。当然,都很客气,用了“清高”之类略带褒义的词。借这个机会,我也向同学们澄清了一下:“清高”是谈不上的,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自闭而已。席间,有同学说,当年很羡慕“伊人”同学提前半年拿到录取通知书,不用参加高考了。我于是极诧异,说:怎么会有这事呢?“伊人”于是大瞪了眼睛对我说: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?班级里少了个同学都不知道?!原来她是考的美术师范专业,在当年是提前录取的。大家一起笑话我,说,大概我的好友GB最后一学期到上海备考后(她是上海户口,必须回上海考试),我就变成了整个的聋子、瞎子,除了自己的考试分数,对发生在身边周围的事,竟是全然不知。现在自己想想,“书呆子”而到那种程度,真有些不可思议。所以,现在归乡而能得到同学们的欢迎,真是很感激他们的,一个当年“不睬人”的人,现在有人睬,多半要归功于他们的宽容与谅解。

 

儿子这次跟我一起回去的,从外公外婆、姨妈、舅舅们那里得了很多大红包,快活得不知所以。也许是因为我一向对儿子的情况报喜不报忧的关系,干妈眼里的外孙是完美无缺、出色无比的,骄傲之余,总叫她的儿媳、我的弟媳向我学习育儿经。其实,两个弟媳都对孩子的教育很上心,所以两个侄子也都很幸福很出色,只是,在“散漫”这点上总是比不上我的,现在敢于“放养”的妈委实不多。在我,是深感“优秀”与幸福不成正比的,所以孩子的成长中,常常愿意将“未来的优秀”让位于“眼前的幸福”。儿子这回得了许多“意外之财”,不再盯着我讨论“涨工资”(理由是通货膨胀正严重地发生着),高高兴兴地开始算计如何用他的钱去happy。还好,在他的happy计划中,是将大比例的钱用于股市“抄底”,去摊平他那些被套牢的股票的,并没有吃光用光“脱底沙锅”的迹象。

 

最近被不少人“期望”着:写些字来看看。终于妥协,絮絮叨叨地写了以上这些。这文字,既不洒脱也不幽默,只是一个中年女子的家常。想起十天前,在凤凰旅游的时候,儿子忽然深有感触、得意洋洋地对我说:妈妈,我现在终于看透你的本质了!我诧异并追问,他说:尽管我前面十年算是白活了,嘿嘿,不过我现在总算看穿了,你也不过是“一介女流”罢了!言语之间,“大男人”的得意尽收眼底。

 

想,十几岁的小儿就把我看穿了,俺的“演技”真是不够好的。得!既然没有做“哥们”的潜质,老老实实地做我的“一介女流”罢。

分享到:

上一篇:暴怒有理

下一篇:

评论 (18条) 发表评论

  • 卧石倦客
    卧石倦客 : 亲切的家常!亲切也是一种时尚啊!

    2008-08-12 00:00

  • 波之舞
    波之舞 : 草儿,草儿,HUG!

    2008-08-04 23:32

  • 闲砚
    闲砚 : 管它花还是渣,豆制品都是高价值的。相信草儿到那里都是充满生机的。祝顺利!

    2008-08-01 14:26

  • 鹄 (游客) : 预祝"草"此去一路顺风!万事如意! 并且"常回家看看"?!!!

    2008-07-31 23:07

  • 牛奶
    牛奶 : 看来草姐姐真要到国外去了呢。不过为了少爷,倒是很值得的呢。

    2008-07-30 22:09

  • 屠丹
    屠丹 : 真是越说越近!爸爸的老宅在北契,屠家在那里算是一个大家族.宁波话能听不能说,家里的菜式倒一直都是家乡风格,最爱清蒸目鱼蛋.

    2008-07-30 11:28

  • 同乡 (游客) : 能够出国,很好。但我盼望着不用出国。可是这一天何时才能到来呢??

    2008-07-29 13:13

  • 无根的野草
    无根的野草 : 幽草姐:说实话,现在已经不太考虑“内涵”“外延”的事了,真实地活着呗!偶尔能从文字里找到些许洒脱、些许幽默,自娱并娱人,算是真实生活的一点幻彩啦!

    2008-07-29 09:40

  • 无根的野草
    无根的野草 : 波老师:草在很多时候都足够男儿的,笑。漫天星:谢谢错爱,网络的好处是:天涯若比邻。DS:知道你是出国的专家,但是没办法,我出国,不指望自己越长越嫩,为儿子鞠躬尽瘁咯,笑。CC:早知道你是宁波的种子,没想到是近亲呢。我是在柴桥长大的,那是我的外婆家。宁波人到现在叫奶奶都是“阿娘”,估计永远也不会变。再往前追溯,母亲也是叫这两个字,只是发音不同,前者重音在前,后者重音在后。

    2008-07-29 09:25

  • 幽草
    幽草 : 既不洒脱也不幽默,只是一个中年女子的家常——这是生活的真实!“一介女流”言外,还有超越女流的内涵。保持!

    2008-07-29 09:22

  • 屠丹
    屠丹 : 天呐,再细看,柴桥是我妈妈小时候的原住地!!我们小时候叫奶奶都是叫“阿娘”的,对不对呀?

    2008-07-28 22:45

  • 屠丹
    屠丹 : 北仑,不会吧草儿,我爹妈的老家就在那里。这个聪明,美丽,却骄傲的女子,和cc原来如此之近!

    2008-07-28 22:43

  • DS (游客) : 在国外转悠,总会思考,如果生活在这里,那会怎样?没有答案,但还是有这样的冲动。不过,提醒野草,在国外生活的女人老得快哦,^_^。

    2008-07-28 22:00

  • 漫天星
    漫天星 : “聪明、美丽、却骄傲得很,不睬人的”——可别不理我们噢,谁让你那么“惹”俺们的眼,俺们算是缠上你了,呵呵。

    2008-07-28 20:39

  • 漫天星
    漫天星 : 呵呵,野草,我就是爱看你这“一介女流”四十豆腐花的既洒脱也幽默的文字家常。我可是等了很久了,那讨债的人群里有个我:)抱歉啊!谢谢你的文字,真的很喜欢,若出去了,可得把文字传过来噢。

    2008-07-28 20:29

  • 波之舞
    波之舞 : 不女流,还男儿啊?小儿有如此感悟又懂得,幸!笑。“依我的‘锻炼’经验来看,很多‘锻炼’于人生而言,终是不值。”嗯,很男儿,再笑。

    2008-07-27 19: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