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okee.net

其他职业博客

正文 更多文章

言而有信

去年的这个时候,儿子因期末考试成绩不理想而苦恼,我也跟着苦恼,因而有了文字《逃不过应试的泥潭》。一年过去了,儿子实现了自己的豪言:我下学期不会还在那个位置上的!上学期末他的“位置”是班级第三,年级第二十四;本学期末,他的“位置”是班级第五,年级第四十。两次的成绩都证明他确确实实不在一年前的“位置”上了。

如果说,上学期的成绩是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,那么这学期的成绩就相当于一颗定心丸。上学期儿子第一次进入年级前五十名,于所有人而言,都是一种“半路杀出”的感觉,但这学期,他的成绩渐趋稳定,“高位盘整”,这第二次的前五十名就非偶然了。事实上,进入初三,儿子的学习负担明显增加,我能感受到的是,他的晚上作业时间,从以前的8点前结束延迟到了几乎每天都要10点左右才能做完。做的全是学校老师布置的作业,家里并没有任何一点额外的东西。学期初的时候,为了提升成绩,儿子曾跟着班上两个“喜欢做题目”的同学到文化市场去选购练习册,回来后直跟我叫“吓死了”!原来,那两个同学看了一个个版本的练习册都说“做过的”,最后,“好不容易才买到了一套他们还没做过的”!儿子神情恐怖地说:妈妈,我可怎么办呢?我想要好成绩,可我实在不想象他们那样活!除了做题目还是做题目,生活里就没有其他内容了,这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?!我说,生活中有很多东西是我们想要的,但是每个人都不可能占尽全部,所以要度量自己的情况有所取舍。如果你不想过“他们那样的日子”,可以不向他们学,按自己的节奏学习生活,但是要接受那样做的后果,就是:一般而言,“他们”的考试成绩会比你好,因为他们为此付出的远比你多。儿子哭笑不得地说:那国家为什么不规定每个学生只能做一样多的题目呢?这样恶性竞争,那些人做题目都做傻了,平时什么事情都不关心,再下去连国家主席是谁都快不知道了!我笑,说,儿子,你这个想法也纯属利己主义的思想,就因为你有能力用相对少的时间取得相对好的成绩,就剥夺人家勤学苦练实现超越的权利?象那“两个同学”之一的谢同学,从初一开始就把“做题目”列为“人生的唯一目标”,现在还未到初中毕业,已几乎可确定是苏州中学国际班的苗子了(按惯例,是中考年级组前五十名学生)。No pain, no gain,这个道理你早就懂的,怎么可以要求pain都归别人,而不允许别人gain呢?我的建议是:你可以不做课外习题,因为随着中考临近,学校老师布置的习题会足够多,而你们学校的师资应该说是苏州最好的,把老师布置的作业认真做完,好好消化,应该就可以了。我一如既往地反对打疲劳战,在有限的学习时间里进一步提高效率才是好策略,用“两耳不闻窗外事”的方法搞题海战,收获到的是看得见的名次,长此以往,损失的是一时半会“看不见”的综合素质。

根据09年的中考改革方案,江苏省将实行统考。儿子说,老师们已经说了:形势严峻。因为,经济发达的苏南城市苏州、无锡,在教育上还相对比较“素质”,不象苏北地区,几乎是“集中营”式的教育方式,每年的高考成绩排名,苏州、无锡总是在省里“争抢”倒数第一名。中考一统考,估计苏州、无锡会继续“光荣”。好在,老师说,中考还不是全省统招的,基本是照户口各个城市各自录取,否则的话,如果单按成绩录取,“苏州中学的教室全被苏北学生占领了”!教育总是跟着考试的指挥棒转的,苏州的初中教育也无法避免这个命运,老师们已经决定将练习的难度加大,因为省里出卷子要平衡各方面的诉求,苏北的老师肯定是喜欢将题目出得难一点的,那样于他们的学生有利。儿子在做着老师给的练习题的时候,有一次就忍不住说:我恨苏北人!都是他们,死做活做的,弄得我也跟着一起受苦!我知道他这是纯属苦了累了后的发泄,但觉得还是应该把道理跟他讲透:苏北的学生为什么要那样吃苦?因为他们生活条件比你艰苦,他们想通过努力“书包翻身”,改变命运。这世界上,没有谁是生来就应该受苦的,通过辛勤耕耘改善命运的努力都应该被肯定。要怪,就怪我们中国“错批了一个马寅初”,多生了几亿人,纵然“地大物博”,如今的人均资源是少得可怜,要想过得好,就得加倍吃苦努力以获得相对多的资源,考试,还算是一种相对公平的争取资源的方式。我说,苏北的大部分学生,那样努力学习的目的也许就是要过上你现在过的生活,你现在的生活质量也许就是他们梦寐以求的东西。我这样说,原本以为儿子会反驳,谁料,他说,我知道的呀,他们是苦多了。我对我现在的生活质量是没啥大意见,但这个生活是你们给我的,不是我自己的本事挣来的,所以我没有安全感呀(我一直跟他说,爸爸妈妈只能照顾到他成人,将来的生活只有他自己负责)。我说,这就对了,所以你还是要努力呀。

其实,哪个母亲不想多给孩子点安全感呢?但是又怕“过分安全”会导致孩子缺失竞争力。“物尽天择”本就是一条残酷的法则,身为母亲,纵有再多不舍,也要教孩子直面人生。一年前,终于决定办理移民,多半也是想为他争取更多的人生机会。在决定前,也征求过他的意见,跟他讲,现在爸爸妈妈有一笔钱,可以用于办理全家移民,如不办,这笔“巨款”就在他大学毕业以后给他,让他自己决定用途。儿子坚决地说:我要移民。“一百万有什么用呢?又过不了一辈子的”。我说,移民也不是万事大吉的事,国外也不是遍地黄金,还是要努力的,如果不努力,说不定过得还不如国内呢。再说,出去了就代表中国人,要是懒惰、落后,还丢中国人的脸。儿子说,我知道的,但加拿大的人均资源状况比中国好啊,我在那边努力总归会轻松些吧?再说,我知道啊,选择了就不能后悔,你说过的,自己的选择自己承担后果,决不怪别人的。

总的来说,儿子的初三上学期还算过得“阳光”:先是报名考上了苏州市青少年阳光乐团,成为第一小提琴手;接着被评上“苏州市阳光少年”(他们学校一共5个名额)。根据学校惯例,到了初三毕业班阶段,很多文艺活动是不“麻烦”他们参加了。但今年的学校第二届“新年慈善音乐会”,在初一、初二年纪筛选了半天男主持,始终觉得不满意,在音乐会前的一周学校决定还是“重新启用”我儿子。儿子得到通知那天得意得无以言表,踌躇满志地写主持词。我问,怎么音乐会举行在即,主持词还要你写呢?儿子哈哈大笑:负责音乐会的老师叫我们语老师写词,语老师看了去年我写的主持词说:我写出来的还没有他写的好呢,还是让他自己写吧。记得去年的主持词是我帮他修改过的,今年他却自信满满地直接给老师看了。第二天问他,老师通过了吗?答曰:基本通过,就是改了一个地方,说我自己“乱造词”。我说你造了什么词呀?喏,儿子笑,就是“殷诚”——殷切、诚心的意思。呵呵,我说你确实是硬造乱造词,尤其是用于主持词,听上去简直跟“阴沉”差不多,谁能理解啊?儿子于是嘻皮赖脸地笑:本来就是你们这些大人不讲理,凭什么鲁迅他的文章里造了那么多不好理解的词、方言,你们还说他用词精彩、富有地方特色,我难得造一个你们就大惊小怪了?

这个寒假,儿子还将第二次参加香港的《国家地理杂志》DV大赛,去年的比赛,在所有送审的作品中,他们学校最看好儿子做的那份,但结果却在香港落选了。他不甘心,决定今年再拼一次,就在假期里完成。至于中考,他去年就跟我达成了协议:正招(不出赞助费)考上苏州中学普通班是基本任务,如果“不当心”考上了国际班,允许养一只“名贵的小狗”(一再强调,不能是草狗)。他申请养狗的报告打了多年,这一次,本着“重赏之下必有勇夫”的激励原则,被我“打包”到他的中考里去了。

儿子说,下学期准备过两个月“暗无天日”的日子。根据我对他的理解,这个决心,首先是为了维护他“言而有信”的男子汉形象,其次是:为狗奋斗。

 

 

分享到:

上一篇:朋友是永远的感动,愿友谊地久天长问题

下一篇:

评论 (4条) 发表评论

  • 天之风生
    天之风生 : 阿弥陀佛……苦也……

    2009-02-16 00:05

  • songbo (游客) : "高位盘整",坚持到底。哈哈。祝福草儿一家!

    2009-01-27 17:55

  • 幽草
    幽草 : 野草有个很出色的儿子!新年到了,祝你们全家幸福!

    2009-01-24 21:40